赵建聪【散文】慈母-铜川矿务局

您好,欢迎登录陕煤集团铜川矿业有限公司官网!

当前时间:
最新文章
诗文天地
当前位置: 首页 - 铜煤党建 - 诗文天地
赵建聪【散文】慈母
作者:赵建聪   来源:陈家山煤矿    发布日期:2019-12-23   点击次数:
分享:


母亲离开我们有八个年头了,几年来,每当想起她老人家,她的身影,她的言语,总在我的脑海回荡。

母亲四五年出生在豫北地区的一个贫农家庭,早年丧父,在她十岁那年,外婆患脑溢血不悻病世,留下了她们兄妹六人相以为命,母亲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下面两个妹妹,大姐和二哥都不满二十岁,贫困的日子使这个家庭拥有了勤俭持家的家风。多年以后,母亲同样教育着我们,节约每一粒粮食。“谦谦让让吃不完,争争抢抢不够吃,过日子要细水长流,吃不穷穿不穷打算不到就受穷”这是她的口头啴。左邻右舍的朋友每每提起母亲都知道她勤俭持家的家风。七八年,我们家随父亲来到陈家山矿居住在东店,在那里母亲开了六片慌地还养了猪、鸡、鸭等,每到夏天,地里的西红柿、豆角、辣椒、等疏菜;一簇簇、一片片、红的、绿的,霎时漂亮。这些疏菜在那几年里确实抵到了瓜菜半年粮的作用。

我出生在数九寒天的腊月里,出生没几天就发高烧,是母亲抱着我在月子天里迎着漫天的大雪来往十几公里把我抱送医院,没几天我又得了百日咳,还是母亲送我就医。从此后,母亲落下了老寒腿的风湿病,多年后每每看到她那双肿胀的腿脚我的内心不禁阵阵流泪。有句话说的好“一件东西,当你拥有时不知它的珍贵,当你失去它时才知道珍惜”。我跟爱人结婚后她做的饭我有好一段时间吃不惯,每当端起饭碗时,让我又想起了母亲,她老人家做的饭可口香甜我吃后心里特别舒服。知冷知热的永远是母亲!她同样关心我们兄弟每一个。早年,我们兄弟三人的衣服都是她一针一线为我们缝制的,为此家里专门买了缝纫机和裁剪资料。为了使我们吃饱,在有限的粮食供给下,她变着法儿想着做饭。菜卷,虚糕,一层麦面夹一层玉米面的花卷,而她自己吃的只是我们剩下的饭菜。母亲总是这样,她心里只有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在她老人家身上,让我一次次感受到母爱的伟大与无私!

父亲去世那年,我已经二十七岁了,我们三兄弟还都没成家,为了我们三兄弟的婚事,她老人家没少跑腿、没少磨嘴、求人说事,一桩桩、一件件辛酸的往事使我至今不能忘怀。现在,孙子、孙女、都有了,她老人家却过早地离开了我们,在她该享受天轮之乐之时,留下了千古遗憾!

如今,母亲因病离开了我们,我们要将她老人家的善良、仁爱、勤俭、朴实、和坚任不屈的精神做为家风世代传杨,以吿慰她老人家在天之灵。



责任编辑:彦荣 编辑:蓝 图


上一条:郑蕾【散文】写给素未谋面的你
下一条:郑 玥【诗歌】冬月高挂

打印】    【收藏返回首页 关闭窗口

相关文章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